<sub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sub>
    <sub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sub>

    <address id="hrrnr"></address><address id="hrrnr"><dfn id="hrrnr"><ins id="hrrnr"></ins></dfn></address>

      <address id="hrrnr"></address>
      <sub id="hrrnr"></sub>
      <thead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thead>

          <form id="hrrnr"><listing id="hrrnr"></listing></form><thead id="hrrnr"><dfn id="hrrnr"></dfn></thead>

            <sub id="hrrnr"></sub>

            <address id="hrrnr"><listing id="hrrn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rrnr"><var id="hrrnr"></var></address>

            多地發出家庭教育令,促進“甩手家長”依法帶娃
            來源: 新華社、人民日報、央視新聞、中國青年報等
            編輯: 陳可軒
            2022-05-26 15:52:20
            家庭教育促進法施行近半年來,多地人民法院發出家庭教育令。在這項帶有創新性的司法舉措背后,“依法帶娃”正照亮更多孩子的成長之路。

            下令:一紙判決切實保護孩子的利益

            家庭教育令是由人民法院發出的帶有強制力的司法令狀。“這份家庭教育令沒有簡單地對撫養權進行剝奪變更,而是給予父母一次改過的機會,目的在于喚醒父母的主體責任意識。”2022年1月6日,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發出了全國首份家庭教育令。

            事情源于一起撫養權變更糾紛案。首次庭審后,案件承辦法官、綜合審判庭副庭長彭星意識到,僅一紙判決下去,無法真正實現兒童利益最大化。2021年10月家庭教育促進法表決通過,彭星找到了司法主動作為、有效創新未成年人保護方式的法律依據。之后,彭星擬出一份“兒童守護令”,在湖南省高院指導下幾易其稿,并上報最高法指導后,最終以“家庭教育令”的形式發出。

            這份家庭教育令責令,母親要與老師至少每周聯系一次,了解孩子詳細狀況;不得讓孩子單獨與保姆居住生活,應與孩子同住,由自己或近親屬養育與陪伴。

            “未成年人案件關注的不僅僅是行為,還有行為背后的人。”北京師范大學未成年人檢察研究中心主任宋英輝介紹說,家庭教育令體現了“國家親權”理念,即在父母作出不利于孩子的行為時,國家有責任保護孩子的利益。在法令中規定孩童的需求高于父母的需求,是社會進步的標志。>>詳情


            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發出的家庭教育令。

            糾偏:責令監護人做好家庭教育

            自2022年1月1日家庭教育促進法施行以來,湖南、北京、江蘇、山東、河南、內蒙古、廣東、甘肅等多地人民法院陸續發出家庭教育令。

            梳理各地教育令可以發現,父母和監護人被予以訓誡或責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導,主要緣于三種情形:一是家長因疏于管教或教養失當,導致未成年人罪錯或不當行為;二是因婚姻破裂等情況影響未成年子女健康成長;三是缺乏對未成年子女網絡活動的監管。

            大部分教育令責令監護人依法積極正確履行監護職責,做好對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教育,積極行使探望權,主動增進溝通聯系和情感交流,關心、關注孩子的生活學習和身心發展。其中,北京的一份教育令,要求家長在法院線上家庭教育平臺接受家庭教育指導,學習掌握主要直播平臺的青少年模式使用指南及提升家長網絡素養、孩子自我管理能力方面的課程。>>詳情


            促進:一部幫助家長的法律

            家庭教育促進法的頒布實施,既是規范,更是賦能。《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促進法》分為六章五十五條,分別從家庭責任、國家支持、社會協同和法律責任等方面對未成年人監護人和社會對家庭教育應當承擔的責任進行了劃分和規定。這是繼《教育法》《義務教育法》和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后,又一部教育領域的重磅法規。

            中國政法大學未成年人事務治理與法律研究基地副主任,家庭教育促進法立法專家顧問苑寧寧表示:“我們看這部法律的名稱,從一審的時候叫《家庭教育法》,后來叫《家庭教育促進法》,增加‘促進’兩個字,其實它的這個導向就非常明確了,就是家庭教育我政府負有促進的職責,就是我們要去加重政府的職責跟義務。”多位專家認為,“促進”二字的增加,是對家庭教育自主性的順應和尊重,體現家庭是實施家庭教育的主體,國家、社會為家庭提供支持、協助。

            相關專家透露,在一審稿中,針對家長拒不履行家庭教育責任明確了罰款、拘留等懲罰措施,但在后續審議過程中,此條被刪除。該法律中提到的對家長的批評教育、勸誡制止、予以訓誡等措施,與其說是懲罰,不如說是糾偏,幫助家長更好地開展家庭教育。>>詳情


            家事:為人父母是一門“必修課”

            為人父母也是一門“必修課”,家庭教育要引導孩子向上向善。

            “家庭教育的主體責任不是知識教育,而是生活教育。”中國家庭教育學會副會長、教育部家庭教育指導專委會副主任委員孫云曉認為,父母與孩子關系的好壞決定家庭教育的成敗,親子關系良好的,教育就可能是成功的;親子關系糟糕的,教育就會是失敗的,“這取決于父母是不是親自養育孩子并給予高質量陪伴”。

            全國婦聯兒童工作部曾發布的全國家庭教育現狀調查顯示:在子女教育方面,近一半家庭的父親“缺位”,母親成了絕對主角。孫云曉指出,很多父親把對孩子的“缺位”,歸結為工作太忙、沒時間,“這是一種認識上的盲區,是個偽問題,再忙碌的父親都可以成為好父親,關鍵是心里有沒有真愛和對孩子的責任感”。

            “家庭教育的主體責任不僅是母親的責任,父親同樣有責任,家庭教育促進法強調的是共同養育。我們身邊并不乏這樣鮮活的例子,這表明父親是家庭教育特別珍貴的資源,父愛一旦覺醒,力量非常巨大。”孫云曉說,“家庭教育促進法的出臺,有助于緩解甚至逐漸改變‘喪偶式’育兒狀況。”孫云曉表示,推動解決這個問題并非易事,這需要社會各方及法律形成合力。>>詳情


            國事:把家庭教育納入法治化軌道

            作為我國首部家庭教育領域專門法律,家庭教育促進法厘清法律界限、明確責任邊界,將“家事”上升為“國事”,把家庭教育納入法治化軌道。除了為案件審理提供法律依據,這部法律還對“教什么”“怎么教”等作出了具體規定、提供了方法指南,有利于引導家長養成正確的教育理念和方式,提升家庭教育工作科學化、規范化和法治化水平,使千千萬萬個家庭成為國家發展、民族進步、社會和諧的重要基點。

            最高法、最高檢今年的工作報告都強調要落實家庭教育促進法,引導和督促“甩手家長”履行監護人責任。家庭教育促進法實施近5個月來,各地司法機關積極探索行之有效的好機制、好做法。比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立起全國法院首個家庭教育指導線上平臺,山東省法院探索“法院+社工+N”的多部門聯動家庭教育指導模式,河北雄安新區檢察機關聯合教育部門陸續掛牌成立多個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站……這些探索既是對法律知識的普及,更是對法律規定的遵守、執行、適用。>>詳情

            韩国三级在线观看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