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sub>
    <sub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sub>

    <address id="hrrnr"></address><address id="hrrnr"><dfn id="hrrnr"><ins id="hrrnr"></ins></dfn></address>

      <address id="hrrnr"></address>
      <sub id="hrrnr"></sub>
      <thead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thead>

          <form id="hrrnr"><listing id="hrrnr"></listing></form><thead id="hrrnr"><dfn id="hrrnr"></dfn></thead>

            <sub id="hrrnr"></sub>

            <address id="hrrnr"><listing id="hrrn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rrnr"><var id="hrrnr"></var></address>

            張定宇:以特種兵狀態應對未知病原體本報記者 張佳星

            2020-08-31 08:06:54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張佳星

            科技日報記者 張佳星

            “緊急搭建負壓艙、轉運感染患者,是我們的日常狀態。”8月25日,華中公共衛生與健康高端論壇在武漢舉行,“人民英雄”、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武漢金銀潭醫院原院長)張定宇作了《危難時刻彰顯共產黨員初心使命》的報告。

            對他而言,新冠病毒只是若干引發傳染病的病原體之一,它新,但應對它并不陌生。

            隊伍時刻備戰

            沒有一個臨危不亂是憑空而來的。

            “傳染病醫院應該把自己定位為特種兵團。”張定宇說,要以特種兵的狀態和思維應對包括SARS、甲流、新冠病毒甚至未知病原體。

            遭遇戰不打招呼,需要時刻備戰,這樣的備戰是動態的。

            平時,術業有專攻,一個醫生可以是內科醫生、消化科醫生、呼吸科醫生……但一旦疫情來了就都是醫生,需要在面對甲型流感時能夠診斷,在面對新冠肺炎時也能夠診斷。

            “平時就要給醫生灌輸這個思想,因為醫生受過醫學訓練,經過培訓后就要能夠去看病。”張定宇說,作為傳染病醫院的工作人員,平時會時不時組織拉練,例如,緊急搭建負壓艙、轉運病人,這些訓練讓團隊在應對疫情時駕輕就熟。

            潮汐作業讓醫院變成海綿

            “傳染病醫院一會兒人多一會兒人少。”張定宇說,金銀潭醫院有床位838張,但在2019年甲型流感疫情期間診療了3000多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診療了2800人。

            醫院為什么能夠像海綿一樣吸納遠大于床位數的診療人數?張定宇形象地總結為“潮汐作業”:有的病區要及時清退,有的病區要及時恢復。

            事實上,轉運危重患者是非常危險和困難的,需要維持患者生命體征平穩、病情穩定,也需要避免病原體的傳播,更有復雜的儀器和繁瑣縝密的流程,必須達到“唯手熟爾”的狀態。

            “潮汐作業的景象,對我們來說不是一個特別奇怪的事情,平時也要這么做。”張定宇補充說,“只是這次的工作量是極大的。”

            自行“武裝”自己

            2014年,張定宇在地鐵上看到了一個叫作高流量吸氧裝置的設備,職業習慣讓他覺得它能替代無創呼吸機,患者的耐受性也會非常好。他進一步檢索相關文獻,主動聯系采購,“武裝”隊伍。

            這個設備在此次的救治工作中發揮了作用。“很多同行可能都沒見過這種設備。”張定宇說得有些頑皮,就像劍客捷足先得了一把好劍。

            “ECMO最早是心外科使用的,但是我們按照當時湖北省衛計委的要求,很早配備了ECMO。”張定宇說,有了設備,要讓它用起來。

            2015年,金銀潭醫院開始使用ECMO用于呼吸救治,2016年前后的禽流感時期,設備發揮了極大的作用。“2018年之后,ECMO的使用量開始下降,我們不能讓它荒廢掉。”張定宇深知:槍越擦越亮。

            為此,金銀潭醫院追著需求找病人。“我們向全省開放,只要有病人需要我們就免費去服務。”張定宇說,“會診費我們自己出,我們只要求讓我們的人員參加,鍛煉團隊。”

            算下來,這樣的實戰演練讓金銀潭醫院一年多掏50萬元,但張定宇覺得不虧,ECMO團隊培養出來了,整體救治的能力就有了基礎。

            打開醫研聯動通道

            “如果不和科研隊伍合作,我們的傳染病樣本送去哪里?”張定宇說。

            源于這樣一個樸素的想法,也源于培養隊伍的初衷,金銀潭醫院很早就與中國科學院病毒所聯合建立了博士后流動站。

            這種最直接的醫研聯動模式,在這次疫情中助力了人類對病毒的發現。

            除了治病救人,醫生也是科學探索中不可或缺的中堅力量,在這方面,金銀潭醫院的隊伍經受住了考驗。

            重視科學研究與在國家重大專項課題中的鍛煉,讓武漢金銀潭醫院的團隊有能力參加藥物一致性的評價工作,進行了全球第一個前瞻性的隨機對照臨床研究并從遺體解剖中尋求對抗疫情的方法,使重要的抗疫工作得以在專業的水平上順利推進。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彭東
            韩国三级在线观看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