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sub>
    <sub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sub>

    <address id="hrrnr"></address><address id="hrrnr"><dfn id="hrrnr"><ins id="hrrnr"></ins></dfn></address>

      <address id="hrrnr"></address>
      <sub id="hrrnr"></sub>
      <thead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thead>

          <form id="hrrnr"><listing id="hrrnr"></listing></form><thead id="hrrnr"><dfn id="hrrnr"></dfn></thead>

            <sub id="hrrnr"></sub>

            <address id="hrrnr"><listing id="hrrn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rrnr"><var id="hrrnr"></var></address>

            就業率98%、專業對口率92%,技校招生依然難?

            2022-05-28 10:57:18 來源: 半月談 作者: 陳鋼 李亞楠 劉瀟

            半月談記者 陳鋼 李亞楠 劉瀟

            作為職業教育的一種類型,技工教育是培養技能型人才的重要陣地。半月談記者走訪陜西技工院校了解到,受益于政策推動、產業需求、市場牽引、以賽促學等利好因素,技工教育迎來新一輪發展熱潮。不過與此同時,人社部門主管的技工院校,在教育培養環節仍面臨一些隱性門檻。

            政策紅利+市場藍海,催熱技能教育

            在陜西建設技師學院世界技能大賽管道與制暖專業集訓基地,一個個年輕的面孔正在緊張忙碌。今年18歲的董夢豪,有力地揮動絞板,為金屬管道套絲。他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珠一邊說:“我從山東菏澤到陜西上技校,經過學校選拔,正在積極備戰世界技能大賽。”

            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計劃于今年10月中旬在上海舉行。在陜西多所技工院校,各級技能大賽以賽促教、以賽促學氛圍濃厚,一大批像董夢豪這樣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正集訓練兵,準備在世賽上一展身手。“如果是世賽決賽的前十名,很快就會被企業高薪搶走。”陜西汽車技工學校校長李亞平說。

            西安技師學院院長馮小平說,近幾年國家推出職業技能提升行動、高技能人才振興計劃等,陜西省連續評選“三秦工匠”“首席技師”,尊重技能人才的社會氛圍明顯提升。同時,制造強國戰略和產業智能化升級,為技工教育帶來大片藍海,讓工匠人才改變了命運。

            2002年出生于西安市高陵區北樊村的胡敏,幼年失去父母,由叔叔撫養長大,15歲時靠著扶貧助學進入陜西汽車技工學校。17歲時,胡敏參加全國鋼結構焊接職業技能競賽沖壓工技能大賽,獲“巾幗精英獎”;19歲時被授予陜西省“五一勞動獎章”,并被評選為“全國技術能手”。“掌握一技之長讓我找到了自信。”胡敏說。

            像胡敏一樣的技能人才正成為市場緊缺資源。當前,技工院校與企業聯合辦學、開展訂單式培訓漸成常態。西安技師學院副院長徐曉英說:“這兩年明顯感覺企業主動找學校搞培訓、定向要人的多了,今年已有5家企業跟我們達成訂單班的合作意向。學院去年就業率達到98%,專業對口率達92%。”

            發展環境有軟肋,技工院校存尷尬

            技能人才面臨嚴重供不應求,但在教育培養環節仍面臨一些隱性門檻。多所技工院校反映,人社部門主管的技工院校,近幾年生存環境明顯改善的同時,還面臨一些艱難處境。

            ——招生缺渠道,無奈“走村串戶”打游擊。陜西技工院校近幾年幾乎招不到高中生源,初中生源招生也沒有納入教育系統牽頭的招生平臺及招生計劃。陜西鐵道技師學院院長左永煥說:“我們招生沒有正規渠道,常常進不了初中校園,只能采取各種土辦法,有時直接到農村走街串巷‘打游擊’,有時依靠村干部招生。”

            ——經費難運轉,公辦技校學費20年未調。陜西許多技工院校出身于大型國企,為公辦性質,但大多教職工并非事業編制,工資沒有財政撥款。近年來免除學生的學費由財政補貼,目前標準是中級工每學年2800元、高級工每學年3600元,這個標準已執行20年。李亞平說,目前生均辦學成本約為17600元,每培養一名學生,就會形成 1萬多元的“虧損”。

            ——學歷需“旁證”,“畫蛇又添足”。西安鐵道技師學院高級工班學生畢業證上,注有這樣一句話:“根據陜辦發【2007】13號文件規定,該畢業生學歷與大學專科同等對待”。“畢業證無奈‘畫蛇添足’,還常常面臨招生單位反復求證。”院長左永煥說。為了解決畢業生學歷認證難,西安鐵道技師學院近幾年承擔每生3000元費用,與相關高校合作設立成人高考函授點,組織學生參加成人教育考試。這樣一來,學生畢業時可同時獲得成人大專畢業證,就有了學信網可以查到的學歷證書。

            期盼優化政策,不拘一格育人才

            技工教育面臨的尷尬,除了社會認知有待提高,還存在一些主客觀原因,包括政策存在一些“斷頭路”、部分技校存在等靠要思想等。為此,基層人社部門及多所技工院校負責人提出了一些建議。

            ——職校技校協同發展。目前職業教育的管理,由教育部門統籌規劃、綜合協調、宏觀管理,技工院校業務主要由人社部門負責管理。陜西技校負責人呼吁,加快落實國家規定,將技工院校納入教育系統統一招生平臺,配以招生代碼;將技工院校學歷納入學信網,讓技校生的畢業證“有據可查”。同時希望落實技工院校同等享受生均經費補貼。

            ——落實“新八級工”制度。根據近期出臺的《關于健全完善新時代技能人才職業技能等級制度的意見(試行)》,技能人才將形成由學徒工、初級工、中級工、高級工、技師和高級技師、特級技師、首席技師構成的“新八級工”制度,打破原有“五級工”給技能人才帶來的“天花板”。同時,職業教育法中也提出諸多利好技工教育的政策,建議盡快推動政策落實。

            ——強化在崗職業培訓。受訪技校負責人提出,技工院校教學體系和設備完善,應探索加強校企合作、校縣合作、校校合作,開展在崗職業培訓,為裝備制造、高新技術、現代服務業轉型,以及未就業大學生、農民工就業助一臂之力。

            責任編輯: 李夢一
            韩国三级在线观看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