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sub>
    <sub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sub>

    <address id="hrrnr"></address><address id="hrrnr"><dfn id="hrrnr"><ins id="hrrnr"></ins></dfn></address>

      <address id="hrrnr"></address>
      <sub id="hrrnr"></sub>
      <thead id="hrrnr"><var id="hrrnr"><output id="hrrnr"></output></var></thead>

          <form id="hrrnr"><listing id="hrrnr"></listing></form><thead id="hrrnr"><dfn id="hrrnr"></dfn></thead>

            <sub id="hrrnr"></sub>

            <address id="hrrnr"><listing id="hrrn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rrnr"><var id="hrrnr"></var></address>

            安寧:讓飛機“心臟”無懼高溫

            2022-06-21 15:54:11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孫瑜


            科技日報實習記者 孫 瑜

            航空發動機為航空飛行器提供動力,是航空飛行器的“心臟”。

            “在點火瞬間,航空發動機燃燒室的溫度高達1800攝氏度,轉速高達20000轉/分。”北京北冶功能材料有限公司材料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安寧向科技日報記者介紹,在這樣的條件下,普通鋼材瞬間就會融化成液體,一般材料完全無法承受超強離心力的撕扯。而高溫合金憑借耐高溫、抗氧化等特點,構成了航空發動機幾乎40%的零部件。

            “發動機能不能成,就看高溫合金行不行!”安寧說。

            在航空發動機運行的過程中,高溫合金渦輪葉片與機匣或缸體若發生摩擦會導致安全事故。而應用由高溫合金箔材制成的蜂窩密封產品,可有效避免事故發生,還能減少泄漏損失。

            在安寧及其團隊成員研制出高溫合金箔材前,這種基礎材料完全依賴進口,一旦國外進行產品封鎖,我國就只能停產。

            2014年的夏天,25歲的安寧被公司任命為高溫合金箔材項目負責人。面對這個“沒人知道該怎么做”的項目,她給自己鼓勁:“這是對青年人的信任,一定要做出來!”

            “憑啥我們做不出來”

            這個難題,安寧等很久了。

            至今,安寧仍記得導師在2012年說的一則見聞:在一個材料領域的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牛氣的老外”不相信中國人能做出高性能單晶高溫合金。

            “憑啥我們做不出來?”安寧說,“我國現在不僅能做高性能單晶高溫合金,還能做高溫合金箔材。只要中國人去做,就沒什么是做不出來的!”

            而這種“不服”,早就在安寧心里扎了根。

            2001年,“海空衛士”王偉駕駛殲-8Ⅱ戰機執行飛行任務,戰機遭美軍飛機撞擊,再也沒有返航。“如果能讓飛機更‘強悍’,悲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自此,安寧研制材料,都帶著一份“解決國家需要”的使命感。

            “雖然我不在大型航空航天集團工作,只是個做零部件材料的,但我報國的情懷,和他們是一樣的。”安寧說。

            強烈的使命感,讓安寧加快了腳步。每天,她都在工廠車間和理化實驗室“兩頭跑”。在工廠車間,她緊盯制造過程;在理化實驗室,她測試材料的性能。她的手機每天報告的行走步數,都超過2萬。

            “軋機壞了,我來承擔后果”

            分析上千組數據、進行上百次工藝摸索……安寧親眼看著1噸重的大鋼錠,被加工成比紙還薄、極難變形的鏡面箔材。重復的過程是枯燥的,此外她還得忍受無數次的失敗。

            對于失敗,安寧很平靜,但她也有不淡定的時候。有一次,要挑戰材料的性能指標,工人怕軋機裝備難以承受導致機器受損,不愿提高強度。安寧有點生氣地說:“軋機壞了,我來承擔后果!”

            壓力大時,安寧會和朋友去爬山或看電影。“你看過電影《長津湖》嗎?我看的時候哭得稀里嘩啦,就想一定要把飛機弄好。如果那時我們就有很多先進的武器,一定不會犧牲那么多志愿軍!”她說。

            而安寧工作的地方,則是另一種“炮火沖天”。

            走進安寧工作的車間,還沒靠近熔煉爐,滾滾熱浪已撲面而來。在機器的轟鳴聲中,她系緊安全帽的帶子,熟練地按下電源開關,拿起測量工具。

            夏天,車間的溫度超過40攝氏度,安寧和同事們的衣服全部濕透了。有時,他們專注于看測量數據,汗水順著臉頰流進眼睛里,澀得眼睛都睜不開。“為了看材料有沒有孔洞、軋制參數怎樣,我們常要待在車間里,但沒一個項目成員叫苦叫累。”她說。

            今年5月14日,首架C919大飛機首飛試驗成功。

            看到新聞的安寧,嘴角泛起微笑。她知道,她的一腔報國情,隨著高速旋轉的發動機,也“飛揚”在祖國的上空。

            責任編輯: 許茜
            韩国三级在线观看免费视频